卡巴尔信息分析中心:是否有必要把中国过剩的企业搬到吉尔吉斯

1518 視圖 分析 0

在实施“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的框架内把中国过剩的企业搬到吉尔吉斯,这个话题从2016年就开始讨论了。吉尔吉斯政府在盘活吉尔吉斯工业的大项目范围内已经圈定了42家企业,可问题仍未解决。另外,专家们担心生态问题,因为中国可能会把从生态角度看起来不清洁的生产类型迁到吉尔吉斯,对我国的环境造成危害。这样有一个问题就值得思考:是否有必要把中国过剩的生产能力迁过来危害我国的生态环境?

论据对赞成迁移的一方有利。

吉尔吉斯外长阿布德尔达耶夫与中国外长王毅在2016年会晤时,中方支持吉方提出的将中国过剩的生产能力迁移到吉尔吉斯的建议,吉尔吉斯相关部门应对所有必要问题进行研究。

作为赞成迁移中国企业的理由,吉尔吉斯经济部列举了一个事实,即对我国有许多的好处,包括增加就业岗位,增加税收,扩大吉尔吉斯产品对欧亚经济联盟市场的出口等。

另外,出口可以增加吉尔吉斯外汇收入,同时也可以为国家经济带来活力,使其健康发展,况且还有新技术进入吉尔吉斯。

按照吉尔吉斯经济部副部长萨兹巴科夫的说法,中国在这方面相当发达。“如果这些技术能落户我国,会对我们的内部市场起到推动作用。除此之外,开办工厂,它的周围就会出现很多小型企业,它们为工厂提供原料。这将带动中小企业的发展。”—他说道。

吉尔吉斯经济部长也指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建议将中国的生产迁移至吉尔吉斯停产的工厂。根据经济部的资料,这样的项目共有42个。

“还有一个理由是伙伴关系要依靠私人间合作进行。这样可以保障快速解决问题,不会拖延。但在这个问题当中最主要的因素是吉尔吉斯方面不会投入一分钱,他们只提供生产场地。

为什么是吉尔吉斯,而不是本地区其它国家呢?

中国愿意在吉尔吉斯投资,其原因在于我国是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它代表着数百万的市场。如果将中国过剩的生产企业迁到一个工资高、电价高等生产成本昂贵的国家,最终肯定会影响到商品的价格。

吉尔吉斯可以提供大量的具有职业技能的劳动力,现在他们没有工作。还有廉价的能源,最主要的是区别于欧亚经济联盟内其他国家的宽松的税收制度。

与此同时,还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愿意对吉尔吉斯的经济进行投资。2016年8个月内,来自中国的投资为1.2亿美元,与2015年同期相比超出57.5%。

中国也是吉尔吉斯主要的经贸合作伙伴之一,这从两国的贸易额就可见一斑。2016年两国贸易大幅增加。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2016年8个月集中贸易额超过34亿美元,增长22%,与2015年同期相比增长60%。根据吉尔吉斯方面的统计,2016年7个月的集中贸易额为8.24亿美元,而且这一指标在将来都会呈逐年上升趋势。

哈萨克斯坦总统下设哈萨克斯坦战略研究所前所长埃尔兰·卡林说:“2017年,中国对中亚地区的投资还会持续增长。预计将启动多个项目,如从土库曼斯坦开始的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建设,比什凯克热电站技术改造,吉尔吉斯‘南北’替代公路等。目前吉尔吉斯连接南北地区的公路只有一条‘比什凯克-奥什公路’,是唯一的交通大动脉。2017年预计启动第二条公路-替代公路的建设。它将对吉尔吉斯国内贸易和经济增长带来巨大影响。”

目前,吉尔吉斯大部分产品出口到了欧亚经济联盟市场,主要是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中国在吉尔吉斯的总贸易量,仅次于俄罗斯,居第二位。

根据吉尔吉斯经济部的数据,吉尔吉斯产品对中国的出口增长88.3%,从中国进口商品量增长7.255亿美元,增幅为62%。

两国贸易巨大的不平衡产生的原因是,吉尔吉斯进口大于出口。在贸易总量中中国的份额为30%,其中出口为2.1%,进口为25.2%。

在此背景下,如果将中国过剩的产能迁至吉尔吉斯,正如所期待的那样,应该对情况有所改善。

当然,必须关注生态问题。

经济部部长科若舍夫说:“中国希望将工厂迁出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空气污染或水污染,这也不是秘密。”

他接着说道:“这里我们会提出严格的要求。只有在满足全部生态条件的情况下,才能谈这个或那个工厂的搬迁问题。

我理解大众媒体和吉尔吉斯民众的担忧。有过痛苦的教训,所以我敢保证,在讨论条件时,企业生态清洁程度占第一位。”

工业政策、出口促进、基础设施发展及吉尔吉斯商会国家-私人合作委员会主席库巴特·拉希莫夫也重复了上述思想:“我们应该走出人云亦云的范式。如果中国把带着‘脏的’技术的企业迁来,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像狗追逐扔来的骨头那样。现在时代不同了。而且中国和吉尔吉斯都签署了巴黎气候协定。协定规定了所谓的低碳可持续发展方针,而且在2013-2017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中也予以明确。但声明和实际情况并不相符-比如比什凯克热电站技术改造可能变成‘生态炸弹’,因为热电站几乎完全拒绝采用实际无害的天然气,而选择含灰量高的低热褐煤。到头来不仅无法实现能源独立,我们还可能形成对强大邻国的资金依赖,导致不可预见的生态后果。让我感到警觉的是,中国公司对待杜尚别和比什凯克火电站改造相同的漫不经心的态度(这是同一家公司TBEA-编者注)。它干脆不让公众了解环评报告-有这样的感觉,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文件。

相应地,谁能保证中国企业迁来后就会遵守生态的规定呢?我担心,在实际上完全缺乏对生态违规的处罚体系的情况下,我们得到的是陈旧的企业和被破坏的生态。还有另一种方式,我们向中国出口绿色食品,为富裕的中国游客提供旅游度假胜地。在这里中国的投资可以、也应该受到欢迎。吉尔吉斯目前可以接受的唯一企业类型是制造可再生能源(太阳能板、风力发电、小水电站、生物气体等等)和水处理、空气净化多功能系统的设备,各种高效节能的方案。吉尔吉斯应该从全方位政治的青春期中走出来,不要再试图从西方得到对生态的援助,同时从东方迁移极其危险的企业-等哪一天援助枯竭了,我们就落到中国污染工业边缘的地步,前途不妙。有时候最好是不做,也比做了却后悔一辈子要强。”

国际事务专家埃季尔·奥斯蒙别托夫也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必须谨慎。他说:“因为中国目前发展很快,这个国家拒绝老化的经济模式,也就是中国不想再成为‘世界工厂’,它想让低效的非现代化的生产种类迁移到邻近的国家。”

按照国际事务专家的话说,这个想法一方面颇具吸引力,因为可以增加就业岗位,可以建工厂。“但是也要明白,这是一种老的经济发展模式。他们为什么不想要了?因为他们想要创新的现代经济。另外,它们的工艺流程在生态方面不清洁,老化了。中国的环境污染很严重。因此必须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的生态和技术方面。因为有可能发生负面的生态后果。另一方面,我们要发展经济,也可能会对吉尔吉斯独特的自然环境带来巨大的生态损失。”-奥斯蒙别托夫说。

他还指出,工业生产当然需要,但也需要创新,因此要保持平衡。

这样,把过剩的生产在从中国搬到吉尔吉斯对全国经济有利,但吉尔吉斯也需要不会危害国家生态的技术,未来成为带动本地区生态方面清洁生产的火车头。

埃尔梅克·阿布德里萨耶夫

卡巴尔信息分析中心

註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