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口头到行动:吉尔吉斯与乌兹别克斯坦愿意加强合作

3404 視圖 分析 0

吉尔吉斯和乌兹别克斯坦不仅是在口头上,而且在行动上也迈出实际的步伐越走越近。最近一年,两国的合作速度相当快。在经贸方面,2017年上半年的贸易额就增长了80%。在政治和人文领域,各个层面的联系都在扩大。

长期以来,两国关系实际几乎处于冻结状态。2010年四月革命之后还呈现出某些冲突的意味。与之相关的是乌兹别克斯坦关闭边境,从而影响到了边境居民间的交往,也影响了当地居民所主要从事的互贸活动。

可以理解,吉乌边境居民的生活与比什凯克有着很大的不同。苏联解体,吉尔吉斯和乌兹别克斯坦获得了独立,当地居民却长期拒绝接受边界的存在。个别地方,边界从某些人家的菜园经过。几十年生活在一个国家,一切都已经交融混杂,突然之间又要相互隔离。严格的规定使得人民无法交往,不能去亲戚家参加婚礼或葬礼。

吉乌边境问题最为严峻的是2013-2014年。由于边界没有协商一致,冲突事件不断增加。卡拉苏大市场曾经依赖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以及凭借着丰富多样的商品而繁荣,现在却是门可罗雀。商贩们抱怨没有了乌兹别克斯坦的顾客,人来不了,货物也运不进来。人们利用一切机会向两国领导人反映自己的问题,希望尽快找到解决办法,让边境居民能够像以前那样相互往来,开展贸易,维持亲戚间的联系。

尽管吉尔吉斯方面多次试图通过建设性的途径寻找平等对话的机会,可都得到断然回绝。对方认为解决大部分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关闭边境检查站,停止向吉尔吉斯南部地区消费者供应天然气,在未商定边境地带派出军事装备和边防人员。另外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比如反对建设卡姆巴尔-阿塔1号水电站,尽管很显然,该项目对纳伦-瑟尔达利亚河流沿线所有国家都是有利的。

当前,吉乌双方并不隐晦,两国关系从去年秋季开始变暖。自打米尔济约耶夫当选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出现了完全恢复两国关系的希望。一年内米尔济约耶夫与吉尔吉斯总统阿尔马兹别克·阿坦巴耶夫数次见面,还举行了2次充分的工作会晤 - 2016年12月,吉尔吉斯总统对撒马尔罕的工作访问和2017年6月在阿斯塔纳出席上合组织会议期间。

两国专家早已说过,划界问题得不到解决,边境问题就会成为冲突源。因此在哈萨克斯坦首都会谈之后,吉乌两国元首指示有关部门加快签署吉乌边界划界条约的协调工作。

此外,两国元首还声明,必须“关注经济,发展关系,取消限制和不必要的障碍。”

双方特别关心经贸合作。双方表示,到今年年底,两国的贸易额将增至2亿美元。

在两国总统的协作和努力下,吉乌边境各州的联系也在不断加强。双方积极开展互访活动,签署合作备忘录,进行人文交流。今年计划在乌兹别克斯坦举办吉尔吉斯文化日。明年两国建交25周年,在吉尔吉斯也将举办乌兹别克斯坦文化日。

今年8月16日,两国总理在比什凯克举行会晤,召开两国经贸合作及定界划界问题政府间委员会会议。乌兹别克斯坦政府首脑在25年来首次访问吉尔吉斯。会谈时,乌兹别克斯坦总理阿里波夫和代表团全体成员表现出与吉尔吉斯进行“在双边合作的各个方面开展值得信赖的和公开对话”的强烈愿望以及“努力加强多方面合作”的决心。

在对各类问题进行会谈时,双方一致同意,乌方将向吉尔吉斯市场供应农机、汽车和家用电器。吉方准备出口食品、加工产品、奶制品和肉制品,纺织品和电灯等。

吉尔吉斯作为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并不影响开展与邻国的积极贸易,而是在独联体国家成员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区协议框架内组织实施。

双方强调,确定吉乌边境的谈判进程目前是“建设性的,会谈在友好气氛中进行”。比什凯克会议的成果是决定起草过渡性边界协议,将1170.53公里边界的描述写入其中。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共同边界为1378公里,过渡性协议的签署可以让两国对84%的边界进行确定划界。自然地,也就可以降低边境地区的紧张。

吉乌两国总理一致同意,多年以来举行的第一次比什凯克政府间会晤是“加强两国兄弟关系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今年10月,吉尔吉斯将举行总统大选。不论谁当选,阿尔马兹别克·阿坦巴耶夫为新的国家领导人在发展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方面已经奠定了新的基础。

阿雷库尔·别克图洛夫

卡巴尔信息分析中心特约专稿

註釋

發表評論